如果一个人睡眠质量差,不仅会有黑眼圈,还会对个人产生巨大影响。你可能闷闷不乐,不想走动;你处理关键关系和照顾孩子的能力会受影响;你的工作效率会下降。一种关键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升高——你会因此吃得更多,造成腹部脂肪堆积。你的甲状腺功能会减退,胰岛素也不起作用,造成血糖紊乱。你无法清除脑部的黏性物质和心里的郁结。受睡眠不足的时长和强度影响,你患癌的风险会达到以前的 4 倍,患糖尿病、代谢综合征和心脏病的风险也会提高。

——《这本书能让你睡得好》

「有趣」是硬通货,各层次写作者都深谙其道;最好将读者视为情人,才有趣得起来。「有用」是互动式写作大势下今后文章的主流之一。「有料」是有真实的见闻经历,有独属于你的新鲜的细节——不在其位、不临其境,任何人都编造不出来的细节。「有力」分为审美的力度和情感的力度。美打动人心,创造美的技艺可以学习;强烈的情感是写作者的宝库。

现在做产品都把提升用户体验当作重中之重,但为什么到写作这件事上就不一样了?写作不也是做产品?精神产品呗。凭什么写作就可以纯自嗨,不考虑用户体验了?你不考虑用户,用户自然也不会鸟你,而得不到反馈的写作一般很难坚持下去,哪怕你口口声声说“我不求结果”(多半是口不对心的自欺)。

不要妄图以写作寄托你的“与众不同”,它顶多也只能寄托你“生活在别处”的消极情绪罢了。当你真正在这片土地上降落下来,埋首耕耘,你会发现:写作和任何一种工作、一门技艺没什么不同,它只是我们积极入世的一个工具、一份依凭。
——《好文笔是读出来的》

艺术是一种天赋的动力,它抓住一个人,使他成为它的工具。艺术家不是拥有自由意志、寻求实现其个人目的的人,而是一个允许艺术通过自己实现艺术目的的人。——荣格

鸭脖子用手撕着一条条吃是最好吃的。吃完可以撕的肉以后,再把骨头一节节分开,仔细吃缝里面的肉,啃到只剩白骨,最后一口吃白骨上的软骨,才最美。吃鸭脖子应该持续地吃下去,以免要洗手擦手,由于麻烦而扫兴。我曾经独自连续四小时不动弹地吃鸭脖子,在一个正在装修地面满是灰尘的空房间里,坐在唯一一张能坐的小板凳上。真乃奇女子。

——张春​《各种普通食物最好吃的时刻》

​菊英幼时是何等的好看,何等的聪明,又是何等的听娘话!她才学会走路,尚不能说话的时候,一举一动已很可爱了。来了一位客,娘喊她去行个礼,她便过去弯了一弯腰。客给她糖或饼吃,她红了脸不肯去接,但看着娘,她说“接了罢,谢谢!”她便用两手捧了,弯了一弯腰。她随后便走到她的身边,放了一点在自己的口里,拿了一点给娘吃,娘说,“娘不要吃,”她便“嗯”的响了一声,露出不高兴的样子,高高的举着手,硬要娘吃,娘接了放在口里,她便高兴得伏在娘的膝上嘻嘻的笑了。

——《菊英的出嫁》

刚才读到冯骥才《珍珠鸟》里很小的一个片段,脑子里突然冒出初中语文老师朗读这篇文章时的声情并茂。

「它小,就能轻易地由疏格的笼子钻出身。瞧,多么像它的父母:红嘴红脚,灰蓝色的毛,只是后背还没生出珍珠似的圆圆的白点;它好肥,整个身子好像一个蓬松的球儿。

……

有一天,我伏案写作时,它居然落到我的肩上。我手中的笔不觉停了,生怕惊跑它。呆一会儿,扭头看,这小家伙竟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银灰色的眼睑盖住眸子,小红脚刚好给胸脯上长长的绒毛盖住。我轻轻抬一抬肩,它没醒,睡得好熟!还呷呷嘴,难道在做梦?」

在未来我们需要从左脑思维转向右脑思维,有三个原因促使我们必须这么做,一个是物质的充裕,一个是知识型外包服务的便捷,还有就是人工智能的崛起。为了应对这种趋势,我们需要重视6种能力,这6种能力简称三感三力,三感是指设计感,娱乐感和意义感,三力是指故事力,交响力和共情力。如果我们能把这些能力培养起来,那就是活在趋势中了。

1. 在物质财富极大充裕的时代,理性,逻辑和实用需求已经远远不满足人们的需求,设计师必须满足人们需求的各种方式,如果设计出来的东西不能吸引眼球或不能引起我们的注意,就不会有人买。

2. 对知识外包工作者来说,概念时代是一个美梦。但对欧洲和北美的白领和左脑工作者来说,这更像是一场噩梦。

——《全新思维:决胜未来的6大能力》

货币的本质是信用,某个物品的信用被广泛建立起来之后,它就有可能成为大家普遍接受的货币。货币信用需要政府背书,不仅在中国出现,西方也是如此。货币发展和王朝兴衰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白银帝国》

​从知道到做到,需要的三个步骤:

第一步,改变认知,知识层面的转化(精要的学习)

第二步,改变态度,积极思维的转化(训练绿灯思维)

第三步,改变行为,跟进系统(一套具体详实的跟进计划)

每一个步骤都花时间重复,间隔性重复。

——《知道做到》

​人的行为始终来自于自身对自己和对世界的看法,只是我们主观的错觉,本来就不是实际的真相,而我们所认知的世界,也只是外在世界投映在我们心中的主观印象而已。

——《这样和世界相处》

​成为朋友之后,可以降低商业谈判的难度。在工作邮件中加上点个人工作经历、兴趣爱好、小幽默,都可以大大增加你的人情味。

——《细节:如何轻松影响他人》

​通常,当下所产生的痛苦都是源自对现状某种形式的不接受、某种形式的无意识抗拒。从思维的层面来说,这种抗拒以批判的形式存在;从情绪的层面来说,它又以负面情绪的形式显现。痛苦的程度取决于你对当下的抗拒程度以及对思维的认同程度。思维通常否认当下,并试图逃离当下。换句话说,你越是认同自己的思维,你就越感到痛苦。或者可以这样说:你越是接受当下,你受的苦就越少,也越能从小我思维中解脱出来。

——《当下的力量》

​要想成为理财能手,你就必须具备 3 种技能。1.如何寻找其他人都忽视的机会。你要用心去发现别人看不到的那些机会。2.如何增加资金。一般人只会去找银行贷款,而第二类投资者则知道不找银行也能通过多种方法获得资金。3.怎样把精明的人组织起来。聪明的人往往会雇用比自己更聪明的人或与他们一起工作。

——《富爸爸穷爸爸》

​我不想将一生都耗在工作上;我不想要父辈们渴望的那些东西,如稳定的工作和一套郊区的房子;我不想做一个打工仔;我讨厌我爸爸因为忙于工作而总是错过我的橄榄球比赛;我讨厌我爸爸终身努力工作,但在他去世时却失去了他几乎所有的东西,他甚至不能把自己辛苦一生的所得留给孩子。而富人不会那样做,他们会努力工作,然后将工作成果留给孩子们。其次是“想要”。我想自由自在地周游世界,我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想在年轻的时候就能做到这些,我想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和生活,我想要金钱为我工作。

——《富爸爸穷爸爸》

​1.对于房子,我要指出大多数人一生都在为一所他们从未真正拥有的房子而辛苦地工作。换句话说,大多数人每隔几年就买所新房子,每次都用一份新的 30 年期的贷款偿还上一笔的贷款。 

2.即使人们住房按揭贷款的利息是免税的,他们还是要先还清各期贷款后,才能以税后收入支付各种开支。

最重要的规则是弄清资产与负债的区别,一旦你明白了这种区别,你就会竭尽全力只买入能带来收入的资产,这是你走上致富之路的最好办法。坚持下去,你的资产就会不断增加。同时还要注意降低负债和支出,这也会让你有更多的钱投入资产项。

——《富爸爸穷爸爸》

​在日本,离婚率最高的年龄层是在中年以后,就是孩子长大离家后,做妻子的觉得该尽的责任已经尽了,便提出离婚,说:「我再也不要忍受了」,往往会把丈夫吓一大跳。这样的报导愈来愈多,不像我们所想像的年轻夫妻才会离婚。

有人说,这是因为婚姻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伦理的完成,当伦理完成以后,她就可以去追寻自我了。但我觉得应该是在充分地完成自我之后,再去建构伦理,伦理会更完整。

——蒋勋《孤独六讲》

《胡适日记》里写「今日与老妻敦伦一次。」「敦」是做、完成的意思,敦伦意指「完成伦理」,也就是做爱、性交的意思。敦伦这个行为是为了完成伦理上的目的--生一个孩子,所以不能叫作「做爱」,做爱是为了享乐;更不能叫作「性交」,那是动物性的、野蛮的。

人在某个方面被放弃之后,会另外找方法证明自己。大学生会读书、会考试,飙车少年他们则是国中毕业之后就做黑手,在大学生跟父母要钱缴学费的时候,他们已经自己养活自己,并用存了几个月的薪水,买了摩托车,作为证明自己价值的所有物。

当他骑着自己买来的摩托车,加快油门时,享受的是一种做自己主人的快乐。

——蒋勋《孤独六讲》

不论是项羽、屈原或是荆轲的告别画面,都是让我们看到一个革命者孤独的出走,而他们全成为了美学的偶像。相对地,刘邦、楚怀王、秦始皇全都输了。我们可以说,司马迁是以《史记》对抗权力,取得权力的人,就失去美学的位置。这部书至今仍然有其地位和影响力,未必是在历史上,更可能是因为一个人的性情和内在的坚持。

——蒋勋《孤独六讲》

托尔斯泰是一位伯爵,拥有很大很大的农庄,但是在他的作品《复活》中,他重新回顾成长过程中身为贵族的沉沦,以及拥有土地和农奴带给他的不安与焦虑,他决定出走。我认为托尔斯泰最伟大的作品不是《复活》也不是《战争与和平》,而是在他垂垂老矣时,写的一封给俄国沙皇的信。信中,他没有称沙皇为皇帝,而是称他为「亲爱的兄弟」,他写到:「我决定放弃我的爵位,我决定放弃我的土地,我决定让土地上所有的农奴恢复自由人的身分。」那天晚上把信寄出去之后,他收了几件衣服,拎着简单的包袱,出走了。最后他死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火车站,旁人只知道一个老人倒在月台上,不知道他就是大文豪托尔斯泰。

我觉得这是托尔斯泰最了不起的作品,他让我们看到革命是对自己的革命,他所要颠覆的不是外在的体制或阶级,而是颠覆内在的道德不安感。

——蒋勋《孤独六讲》